初夏,嵩县黄庄乡三合村的山谷里,一簇簇淡紫色的小花开了,蜂农张嵩现一年中最忙的日子也到了。

       小花名叫野荆花,是张嵩现养殖的中华蜂采集花蜜的主要对象。

       张嵩现手中的小刀,开始将蜜盖慢慢割下,浓密的琥珀色液体一瞬间溢出蜂巢,让人口中的唾液,不由自主地就跟着分泌。

       抑制不住馋嘴与好奇,我顺手拿起一块散落的蜂巢便往嘴里塞。醇厚的甜润混着花香充斥口中。

       蜜香冲击味蕾,小时在农村,姨婆手中端的那碗土蜂蜜,一瞬间闪过脑海。这个味道,久违了。


中华蜂酿出的蜜,是记忆中的味道

       都说现在的蜂蜜,没有小时候的味道。张嵩现说,那是因为产蜜的蜂种不同了,过去人养蜂,都是传统的中华蜂。而现在超市货架、网购平台,种类丰富的蜂蜜,大多都是由意大利蜂所酿制。

       张嵩现说,中华蜂是中国土生土长的蜜蜂,因为驯化程度低,产蜜量不如意大利蜂,所以很多蜂农不愿饲养。

       养蜂人,大多追花。但今年56岁养蜂多年的张嵩现,却一直坚持在嵩县黄庄乡三合村定点养蜂。

张嵩现说,能养蜂,全靠这山林赏饭吃。

       中华蜂善于采集零星蜜源,只要当地自然环境好,养蜂人不必追花,也能有稳定的产量。

       但中华蜂对养殖环境要求苛刻,一旦缺蜜,会整群弃巢迁居。

       三合村位于伏牛山腹地,村子四周大山环绕,村中有汝河穿流而过。良好的自然环境,为张嵩现养殖中华蜂提供了可能。


野荆花为主百花为辅,取蜜后仅有过滤一道工序

       张嵩现家蜜蜂酿蜜,以野荆花为主、百花为辅,色泽更加浓郁,呈深琥珀色,而且质地黏厚、口感甜润。细品之下,后味中还带有几分山中自然生长的中草药味。

       制作美味,有人讲究工序,有人善于化繁为简、保留原味,张嵩现就是后者。多年来,在取蜜后,张嵩现只会将蜂蜜多次过滤,滤掉残留蜂巢和死蜂。

       正值收蜜时节,天未大亮,张嵩现就上山。临近中午,他家的小院子内,已出现满满几大盆蜂蜜。深琥珀色的蜜蜂内,肉眼可见密密麻麻的气泡;用勺子搅动,表面会出现一层层褶皱。

        因为蜂蜜的质地够纯,在14°C至16°C的环境中放置十几天左右,张嵩现酿出的蜂蜜很快就会完全结晶。

       养蜂多年,张嵩现家的蜂蜜,在附近已是小有名气。每年此时,总有人慕名而来,购买蜂蜜。

        野荆花蜂蜜,美容、润燥、开脾健胃,还可祛风解毒。有人买来泡茶,有人拿它烹饪佳肴,有人买来做药引,还有人拿它涂抹在伤口处,促进愈合。


这位大山深处的独腿蜂农,有个带着全村贫困户致富的梦

       初识张嵩现,是因为他酿的蜂蜜,远近闻名,让我有了前去一瞧的想法。但几次闲聊过后,打动我的,除了有美食,还有他的故事。

       9岁时的一次意外,让张嵩现一直靠一根拐和一条左腿生活。2014年,被确定为贫困户,可不愿等靠要的张嵩现,成为一名深山蜂农。

       每次上山收蜜,张嵩现为了腾出两只手干活儿,右腿完全截肢的他,只能将右臀担在拐上,整个身体的重量和平衡,都要靠那条并不粗壮的左腿来支撑,一站就是一两个小时。

        三合村周边的山路,坡陡难行。张嵩现每次收蜜时的艰辛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   头一次收蜜,张嵩现因为没有经验,惊恼了蜂箱里的蜜蜂。蜂拥而出的蜜蜂,顺着空隙钻进衣服里,蜇得他浑身有200多个包。

       等3箱蜂蜜收完,他全身都已被蜜蜂蛰麻木,中午强打精神晕晕乎乎回到家后,他一头栽在床上,晕睡到深夜。

        但在张嵩现眼中,一切辛苦都是值得的,养蜂不仅让他脱了贫,还是在网上结识了买蜜的汝州人王素萍,收获了甜蜜网恋。

     “农民卖蜂蜜,没啥诀窍,就是货真价实。”张嵩现说,如今,在驻村干部和村干部的帮助下,他在村里成立了养蜂合作社,带着村里十几名贫困户一起养蜂。他有个梦想,想带着全村贫困户一起改变贫穷生活。

       蜜好,人更朴实。深山独腿蜂农张嵩现的励志故事,让我感动。他想通过自己努力,带着村里贫困户改变生活的梦想,更让我佩服。

       在此,借助本报平台,希望能为张嵩现的梦想助力。

       正值收蜜时节,三合村的养蜂合作社,还有蜂蜜待销售。若您有需要,可拨打电话15537923160与记者联系,也可拨打本报热线电话66778866(每天8时30分至19时30分)。(洛报融媒记者记者 李雨璐 文/图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责任编辑:林治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