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国进,今年63岁,家住涧西。一到夏天,他就每天晚上骑摩托车上山捉蝈蝈。前几天的一个晚上,洛阳晚报记者就跟他去宜阳上山捉了一回蝈蝈。
        凭着丰富的捕捉经验,朱国进早已练就一对顺风耳,骑行在山间小路上,虽有摩托车发动机的噪声,但只要附近有蝈蝈叫一声,他就能听到并确定蝈蝈的方位。 循声而去,朱国进并不急着打开手电,“有的蝈蝈一见灯亮就跑了。” 慢慢地靠近,估计离蝈蝈还有一两米时,朱国进打开手电在一棵酸枣树上寻找。果然,树上藏着一只蝈蝈,但是树枝密,枣刺多,怎么办?
        朱国进到一边拔了棵蒿草,现抓了几只蚂蚱绑在蒿草头,再回来用蚂蚱“钓”蝈蝈。当蚂蚱离蝈蝈两三厘米时,蝈蝈好像闻到了味儿,一下跳到蒿草秆儿上大口吃起来。“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”,朱国进慢慢将蒿草收回,蝈蝈便进了笼子。“捉蝈蝈其实跟捉蚂蚱一样,双手一捂就行了,但是藏在树上的蝈蝈不好下手,就得‘钓’。”朱国进说。
        我们出发时才晚上8点,转眼已近凌晨1点,朱国进的笼子里已经装了不少蝈蝈。他将3只母蝈蝈放掉后,数了数剩下的公蝈蝈,一共21只。“这几年蝈蝈少多了,留下母的可以繁殖下一代。”
        回家路上,朱国进说,他从小就养蝈蝈,夏天就爱喂蝈蝈听蝈蝈叫。以前蝈蝈很多,在南山,要想捉几只蝈蝈养,也就是三两分钟的事儿,可现在市区的蝈蝈基本绝迹了,捉蝈蝈只能跑到伊川、宜阳的山里。捉多了就拿到市场上去卖,三四元一只地收点儿,卖蝈蝈也不图钱,就是想让大家都听听这夏天的声音。(杜卿 文/图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实习编辑:周洁欣